青海“宝贝”惊艳亮相北京

时间:2019-03-01

紫地婆罗钵文字锦残片(唐)

狼噬牛金牌饰(汉代)

人身鱼尾金饰片、奔鹿纹金饰片、骑射形金饰片三件文物均出自都兰县热水墓群,也是展览中首次亮相的文物。

彩陶靴(青铜时期辛店文化)

青海消息网·青海新闻客户端讯 2月28日,“山宗·水源·路之冲——‘一带一路’中的青海”展览在首都博物馆开幕,来自青海省13家文博单位的442组件文物珍品揭开神秘面纱。这次展览中有哪些难得一见宝贵文物?对此,记者采访了青海省考古研究所所长李智信、青海社会科学院历史学研讨员崔永红,听听他们介绍文物背地的故事。

金扣蚌壳羽觞出土于西宁市南滩砖瓦厂魏晋墓,是首次展出的文物。蚌壳镶金口的耳环极为常见,这件文物以较大的蚌壳做杯身,蚌壳口沿处用贵金属黄金镶口金边,制作精巧。它体现出其主人显贵的身份跟地位,器具本身精美华丽,是一件难得的艺术珍品。

双人抬物纹彩陶盆(新石器时代马家窑类型)

双人抬物纹彩陶盆,出土于同德县宗日陈迹,泥质红陶,唇外侈,略鼓腹,内外饰黑彩,外部主要为平行条纹。内彩主题为四组两人相向而破背部波折、双臂前伸共抬一圆形重物,四组纹饰之间以横竖条纹填充,人物和横线之间用竖线隔开,下面是平行纹。这种图案的彩陶盆在马家窑文化中仅此一件,距今有5000多年的历史,说明这个时期的人们已有农耕、畜牧、制陶等生涯方式,精神生活方面如音乐、舞蹈等活动也应运而生。

金扣蚌壳酒杯(魏晋十六国时代)

出土于都兰县热水墓群的紫地婆罗钵文字锦残片在出土时原本是一件不起眼的文物,被放在三类文物保存箱。文物鉴定时,一名专家发现这块布上有异域色彩的纹饰跟图案,上面还有两行神秘的字符。后来经过德国波斯文专家鉴定,发现这些“神秘”的字符是波斯萨珊朝的婆罗钵文字。这件锦,也是目前世界上唯一一块8世纪的波斯文字锦。

人身鱼尾金饰片、奔鹿纹金饰片、骑射形金饰片(唐)

狼噬牛金牌饰出土于海北藏族自治州祁连县,画面中表现出山峦、森林、狼、牛等自然状况:森林中一只狼正咬噬住一头牛的后腿,牛痛楚挣扎,全体场景充满了造作界弱肉强食的缓和睦氛。金牌背部略平展,有两个矩形横扣,应为系挂之用。金牌饰是我国北方多以动物为题材的典型饰物,是显示身份等级的匈奴文明标志性佩物。

彩陶靴出土于乐都区柳湾墓地,它诚然是一种容器,然而它的造型应是当时古代先民所穿靴的直接反应。文物彩陶靴的历史性成就在于它已完全脱离了用整块兽皮裹在脚上的原始鞋的状态。这件彩陶靴在我国属首次发明,它的造型结构告诉咱们一个远古的宏大创举所经历的漫长岁月。

其中人身鱼尾金饰片中人身鱼尾形象难得特殊,器物可能属于剑鞘的装饰,存在特别的研究价值。骑射形金饰片不仅反映了狩猎生活,更为咱们理解古代人们的思维意识、以及服饰、武备等内容供应了坚固的实物资料。